榴莲视频不用登录

() 汪小茹双指加力的时候,张修文依然紧紧死咬牙关,手上的招式更是不敢流于形式。“呵呵,不错呢!虽然能一心二用,但就是不够快呀……”汪小茹缓缓说道。不过张修文也没打算束手就擒,只见他右脚一抬,直踢汪小茹的左腿的大穴。汪小茹倏地松开手指,轻飘飘地躲开张修文这一脚。汪小茹轻描淡写地落地后马上说道:“镇海玉龙!嗯,功底不错,就是太嫩啊!”张修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直直盯着汪小茹没说话。

“嗯,你们九剑阁精通道术,好吧,就让老朽看看你道术如何好了。”汪小茹背着手说道。张修文此时双指被汪小茹的破阴指夹得弯曲不已,只能低声说道:“鬼姥前辈武功盖世,晚辈十分佩服!只是,可否高抬贵手,放了我这几位同门师兄弟…….以及……..意中人呢?”汪小茹眉毛一挑喝道:“嗯?什么?!比完再说!你哪来这么多嚼舌头的废话!”说完汪小茹也不等张修文出招,自顾竖起剑指喃喃有词。汪小茹闭眼念咒之时,张修文自然不敢怠慢,急忙从腰间抽出一张纸符,然后竖起剑指,念起敕地咒。张修文念得是赦地咒,敕地咒与杨天泰对付树精时用过的敕火令如出一辙,都是用道术催动天地间的五行之力。只不过催动地力比催动一般火力要难得多,因为大地厚重,绵延不绝,能敕动几十步的地力已是极为不易了。

木无双一边看着张修文和汪小茹互拼法术,一边暗自点点头。他曾经听杨天泰说过,本来道教与武林的交集并不多。道教负责驱邪祈福,武林负责惩奸除恶,各司其职井水不犯河水。但后来道教在驱逐能化人形的妖物之时,总是觉得力不从心,往往要与武功高手配合才行。反过来,那些妖怪用邪术暗害武林义士也是招招必杀,不知破解之法自然事倍功半。所以一来二去,道教与武林也就慢慢融合到一起了。如今行走江湖的道士各个武功不凡,声名远播;同样,那些剑客刀侠也都懂阴阳五行之术,只是各有侧重罢了。而江湖上名号响亮的大侠魔头更是武道双绝,卜鹤徕、钱人灯、汪小茹这样的大高手无不如此。

张修文作法完毕,手中纸符无火自燃,瞬间化为一团灰烬落到地上,方圆五丈的大地瞬间抖动起来。木无双等人受到波及都差点跌倒在地上。唯独李霜华轻轻哼了一声,幸亏木无双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才没摔倒地上。然而张修文脚下尺许的地方却是稳如磐石。汪小茹虽然身形微晃,却是微微一笑剑指弹出。一道劲风直冲张修文的脚下,张修文猛地一跃,脚下三尺见方的土地都顿时土块乱飞,立刻留下一个深近两尺的土坑。木无双咽了口唾沫心道:“这……可比暗器厉害太多了!”

木无双隐约知道汪小茹用的是空金咒,凭空化金,用自身修为造出堪比利器的罡风,与顽玉的凭空物化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及顽玉的修为更深而已。张修文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不指望敕地咒能困住汪小茹,更何况她那诡异无比的轻功,简直就是敕地咒的克星。张修文见汪小茹依旧满脸不屑,当即运功默念道:“傻老婆子,上当了吧!哼!”其实刚才汪小茹动用一心二用之术,不过是求稳而已。反观张修文儿这边,除了明面上的敕地咒,他拿的那张纸符是冥水符,可召集地下暗河深井的水力。

汪小茹空金咒打出,不敢勉强维持功力,只能双脚落到地上。但是她的双脚居然立刻往地上一陷。汪小茹眉头一皱,知道自己大意了:水土生木,张修文先用敕地咒让她脚下的厚土成为虚泥,然后再施展水咒再召集地下暗水,把这方圆几丈的虚土变成了泥坑。想到这汪小茹抬起头笑道:“嗯!镇海玉龙,还是有点意思啊!”然后汪小茹剑指一竖,冷眼看着张修文。张修文此时已经落到刚才汪小茹打出的土坑里,见汪小茹又竖起剑指,张修文也是心中一紧。

只见汪小茹慢悠悠得说道:“兵贵神速!你这兔崽子,老朽差点栽你手里了!哼哼,行啊张修文儿!”说完汪小茹剑指成掌,一掌拍向地面。烫人的白雾顿时像四周冲去,张修文离汪小茹最近,立刻觉得这白雾竟烫如火炉,暗叫一声不妙,随即施展八步腾空窜向半空,然后再施展腾云行步远远落到一边。这时冲过来的白雾已经有些灼人,但也不像刚才那么危险了。汪小茹冷眼看着张修文默念道:“若是张修文儿轻功稍差,或者反应慢点……早就成了蒸肉了!妈的兔崽子,你可以呀!”

汪小茹看了看身边额一团白雾,刚想挥掌震开眼前的浓雾,却又慢慢放下了手掌。此时张修文心脏砰砰直跳,不禁暗道:“高人!真是高人!竟然瞬间敕令这么多的地火!大火克万水,用烈火烧干地面,再蒸尽暗水——而且,我招来的暗水,不仅差点要了我的命,还帮鬼姥施了障眼法!”想到这,张修文更是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下四周。此时周围一片雾气弥漫,根本看不到汪小茹的踪影。

木无双瞪大双眼看着周围,居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是张柱北心有余悸地说道:“幸亏鬼姥没想杀死我们,否则我们有十条命也不够丢的!”木无双闻言看了张柱北一眼。现在木无双倒是有些理解张柱北刚才为什么一直拦住他和刘满芒了,不说武功,就汪小茹这念咒施法的速度,也绝对不是他能应付的了的。眼下无论道法武功,汪小茹都有压倒性的优势,哪怕张修文都不是她的对手。

木无双想了一会儿才暗自默念道:“以前真是井底之蛙,以为天下武功高手不过木灵菲,道法精深不过杨师叔!如今我空有宝剑在手,却奈何不了一个年近九旬的老太太!真是…….”张修文找不到汪小茹的身影,也不敢怠慢,只能不停环视四周。张修文悄悄捻起印诀——这次张修文印念得是自己最擅长的阴兵破甲印,咒符威力固然更大,但结印时间自然也更长。张修文一边捻着阴兵破甲印,一边紧张地注视着周围一举一动。

“呵,阴兵破甲么!看来你是想招地府鬼将来对付老朽啊!”汪小茹阴冷声音忽然从张修文左边传来。张修文闻言心中一惊,但是也不敢扭头,只是更加快速地掐手诀。张修文身体四周毫无征兆地掀起阵阵狂风,狂风中还夹杂着若隐若无的哀嚎声。“招惹鬼神可是要遭天谴的!张修文儿!你胆子也忒大了吧?!”汪小茹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次是在张修文的右边。张修文权当没听见,手上更加快速得捻印。汪小茹见张修文不为所动,又冷哼一声说道:“张修文儿,你真是个猪脑子!好!老朽再让你一把好了!只是张修文儿,你可记得老朽的名号?!”张修文闻言顿时心中一凉,然后哆哆嗦嗦地默念道:“鬼……鬼姥!”

汪小茹哼了一声接着说道:“老朽既然号称鬼姥,你还敢用阴间之术!真是不自量力!”张修文回过神来,只是一言不发地继续掐指念咒,现在他的法术施展一半,想停是停不下来了,如果强行终止施法,就真是亵渎鬼神了。木无双等人感觉周围的阴寒之气越来越瘆人,都不自然地哆嗦了几下。即使木无双身体那么强壮,也觉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苏小鱼则是被罗瑞紧紧搂在怀里,才没感到那么害怕。不一会儿,张修文放下双手喘了几口粗气,两个头戴高帽的怪人也出现张修文身边。汪小茹见状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看了看张修文和他身边的两个人,才神色稍微凝重一些说道:“冀三叔,阮五伯,别来无恙啊!不知谢七爷可好?”站在张修文身旁的一个阴影人用阴仄仄的怪嗓尖声说道:“哎哟,哎呦!这不是鬼姥汪娘子吗!承蒙照顾,承蒙关照呀!我哥俩都好,都好呢!至于谢七爷那,更是好得不得了呀!嘻嘻嘻……”

性感清纯MM的白色私房写真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