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破解盒子app下载

   () 阿里拿着一沓文件挨个宿舍的敲门,那是一个类似于调查问卷的东西,并说每个人都要填写,之后还要上交给学校。

   “心理健康测试表?”德文缓缓地读出了调查问卷,“在最近一年,尝尝感觉到、体验到的项目上画勾,偶尔体验到的画圈,从未有过的画叉,请注意诚实作答......这是谁给你的?”

   “耶斯卡学姐,”阿里答道,“就是咱们的那位学生会主席,还记得么?她说是为了预防学生被黑魔法蛊惑。”

   这个人存在感比较低,德文费劲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除了刚入学的时候见过一面,自己当初被瑟茜教授开小灶的时候,也在办公室见过她,她好像跟着瑟茜教授做研究。

   德文和耶斯卡接触不多,但是一直觉得那是一个挺聪明,挺正常的人,他瞪大眼睛问道:“这,这,这个傻叉问卷是,是耶斯卡搞出来的?”

   阿代尔将德文手里的问卷夺了过去:“让我看看,恩,第三十二项,口吃,声音发颤,德文,你需要在这一项上画圈。第五十三项,对脏很在意,哦,伙计,这说的就是你,你要打勾......还有比尔,第三十四项,注意排尿和**官,你前两天不是还说自己包皮过长,想去校医院割了么?”

   “滚一边去,**侠。”比尔冷笑道,“你的包皮是**官?”

   德文补充道:“他可能敏感度比较高,没等探出头来就交货了。”

   阿里在一旁哈哈大笑,阿代尔一张嘴说不过两张,他索性不吵,拿着德文和比尔的问卷在上边乱涂乱画。

   比尔将他的问卷夺了过来,德文满不在乎,他愿意画就去画好了,正好还省了自己的事儿。

   德文觉得自己心里挺健康的,他对黑魔法也没有兴趣,并不需要这份无所谓的调查。

   ......

   知性美女活力四溅

   格斗课在学完守护神咒之后,又学习了护身咒,这是一个防护咒语,能够抵挡昏迷咒、障碍咒、缴械咒等等的攻击。虽然算不上什么强效防护,但是这个咒语眼下鲍勃正好用得着。

   周一到周五,每天早晨,德文和毛哥利都会对鲍勃展开残酷的训练,如此已经连续了一个月的时间,眼看秋假就要来临,今天是对他俩对鲍勃最后的检测。

   此刻,鲍勃就正在和德文对战,而毛哥利则站在树上,不住地记录着什么。

   想要凭一个月的努力就一口吃成个胖子,那根本不现实,但是鲍勃好歹已经在德文的攻击下能够偶尔的进行还击。

   最后一战,就像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考给江苏的学生做北京卷一样,为了给鲍勃培养信心,德文多少放了点水。

   但是就算是这样,比起一个月前,鲍勃也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鲍勃以一颗环抱粗的大树为遮挡,不住地向德文发射咒语,德文不住地闪躲并冲他喊道:“出来,鲍勃,明天的决斗大赛可不一定会有遮挡物!”

   鲍勃咬咬牙,刚露出头,就被德文一个昏迷咒又打了回去。

   “用咒语防御!”德文说道。

   鲍勃从树后钻出,举起了魔杖:“盔甲护身!”

   “昏昏倒地!”德文的咒语也打了过去。

   昏迷咒和防御咒相碰,二者相互抵消,但是还是德文的昏迷咒力道更大一些,鲍勃被倒退了两三步,靠在树上才稳住身形。

   但是下一秒,不等他回过神来,德文的缴械咒就到了,鲍勃的魔杖脱手,失去了战斗力。

   “三分四十八秒!”毛哥利从树上跳了下来,“已经很不错了,再来一次,说不定能迈进四分钟的大关!”

   这是指鲍勃在德文手里支撑的时间,要知道一个月前,这个数字还是不足半分钟。

   鲍勃喘了一口粗气:“德文现在用的是巴沙木魔杖,若是阴沉木魔杖的话,我可能坚持不了两分钟。”

   “据我所知,高更也并没有什么强力的魔法道具。”毛哥利笑了笑说道,“按照他觉醒的年龄来说,他的魔力也不会很强,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德文略感奇怪地摸摸鼻子:“毛哥利,你不是一个爱打听闲事儿的人啊,怎么会对高更了解的这么多?”

   “嗨,这些都是玛丽跟我说的。”毛哥利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你们知道,她八卦得很。”

   玛丽是毛哥利的监护人,德文对她有印象。

   鲍勃听后显得很激动:“玛丽还打听到了什么?有没有说高更比较擅长什么咒语?”

   毛哥利耸耸肩:“不知道,不过,如我之前所说,高更的父亲是一位叫巴瑞哈的巫师的侍从,既然如此,那他父亲肯定是圣阶强者,我猜测高更大概率是有跟他的父亲修炼斗气的。”

   这句话对鲍勃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傻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德文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当初毛哥利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其实就也猜测高更是会斗气的,并且高更这个人从面相上看就有很强大的气场,不是主角就是反派。

   无论是主角还是反派,都不是鲍勃这样的杂鱼能对付得了的,德文一直没好意思打击鲍勃,他一直觉得不管鲍勃怎么努力,获胜的希望都十分的渺茫。

   当然,作为一个情商在线的人,德文这时候肯定不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他只能违心地给鲍勃打气儿:“放心吧,鲍勃,斗气修炼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就像我,也是从小就修炼斗气,但不还是直到去年才突破到青铜阶?”

   鲍勃抬起头来看着他,德文见起了效果,继续说道:“恩,如果没有突破青铜阶的话,其实和普通人的差别不会很大,无非就是力气更大点,速度更快点而已......”

   鲍勃的表情越来越热切,而德文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即便是他脸皮厚,此刻说起这些违心话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诚实的讲,是否修炼还能过斗气差距还是不小的,现在恐怕鲍勃只能祈祷自大的高更看不上斗气,

   毛哥利可没有德文那么虚伪,他说话一向是直来直去:“比起幻象对手弱小,还是自身强大更靠谱一些。”

   鲍勃也调整好了心态,他笑着说道:“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力以赴的,不然,岂不辜负了你们这一个月来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