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光明正大

最新网址:.

两天后,郭宋的亲兵将春雷真人和他的几个徒弟带到了大斗拔谷,郭宋亲自来大营门口迎接。

春雷真人年约四十岁,瘦得跟竹竿一样,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刮走。

这个春雷真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赤猿宫的雷灵子,张雷的情敌之一,当年他最后放过了张雷和李温玉。

雷灵子是李晟同父异母的兄弟,不过他是庶出,被木真人带上崆峒山,算是木真人的半个徒弟,只是他吃不了清虚观的苦,只跟木真人学了一年的武艺,便投靠赤猿宫了。

郭宋在长安大露锋芒后,各地军阀纷纷去崆峒山挖人,雷灵子投靠了朱滔,恢复了俗家名字李春雷,这也是他的真名。

去年三月,朱滔密令雷灵子刺杀田承嗣,田承嗣被刺成重伤,不久病故,但朱滔却要杀雷灵子灭口,雷灵子深受重伤,一路逃回家乡河西,他伤势沉重,无奈之下向郭宋求救。

郭宋治好了他的重伤,他便留在删丹县玄武观养伤,他渐渐对军阀争斗没有了兴趣,便索性留在玄武观做了观主,改道号春雷。

“师弟找我?”李春雷合掌施礼道。

郭宋拍拍他胳膊笑问道:“伤势都完好了吧!”

“早就好了,就怕好久没有练武,手脚有点生疏,误了师弟的大事。”

“误不了,我们大营细说。”

性感毛衣美女

郭宋带着他们师徒几人进了军营………

入夜,郭宋和李春雷出现在天狮城的东北角,两人都换了一身黑衣,李春雷后背长剑,腰间缠一颗细链铜铸流星锤,流星锤是崆峒山道士们普遍练的一种暗器,但谁也没有像李春雷那样使得出神入化,而且他的流星锤与众不同,上面还带了一个钩子。

郭宋则后背黑剑和一副弓箭,另外腿上还插了四把飞刀,郭宋笑道:“咱们比试一番,看谁先到!”

李春雷嘿嘿一笑,“我走东南角!”

他像幽灵一般飘到一棵大树上,轻轻一纵身便消失在树林中,或许他武艺不如郭宋,但他轻功之高明,当年郭宋也略逊他一筹。

郭宋借助夜色掩护,迅速爬上半山腰,身体紧紧贴在城墙上,天狮城的城墙用大石砌成,比较粗糙,外面棱角分明,像攀岩一样,有着力之处。

他慢慢攀到一半,转到了城池最东面,一纵身跳到山崖上,顺着山崖向上爬去,这是天狮城的特点,只修建了三面城墙,最东面直接就是山崖,山崖底部峭壁如镜,根本没有着手之处,但上方六七丈处就有几道很大的缝隙,郭宋现在就顺着缝隙向上攀爬。

城头上是士兵,根本就无法越城而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攀到城池上方,利用山崖上的藤蔓掩护,再横移到城池中央部位,然后再慢慢爬下去。

一刻钟后,郭宋已经横移到城池中央了,他贴在石壁上,让一簇藤蔓遮蔽住自己的身体,目光向下方望去。

下方是典型的唐式建筑,正下方是官衙,也是主官住的地方,大概两层楼,斗拱飞檐,还铺着黑瓦,官衙两侧就是仓库,右边是兵甲库,左面则是粮草和清水库。

然后南北两侧城下则是士兵营房,也是紧靠城墙修建,中间则是一片宽广的演武场,唐朝修建的军城基本上都是这种布置。

一千名士兵在南北西三面城墙上来回巡逻,警惕地望着下方,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东面悬崖石壁,郭宋慢慢滑了下去,滑了两丈,他右脚找到一处支点,一个后空翻,身体便无声无息落在官衙屋顶上。

现在很安,他伏身在里面的屋顶斜坡上,只要不站起身,城墙上的士兵完看不到他。

郭宋像螃蟹一样横着移动,不多时来到粮草仓库的屋顶,这时他却意外地发现,十几片黑瓦被掀开了,屋顶上出现一个大洞。

不用说,李春雷已经抢在自己之前进去了,郭宋暗骂一声,直接翻进大洞,身体坠入房内,正好落在一堆粮食上。

‘嘘!’不远处的草垛上,李春雷像只蚂蚱一样蹲在上面,得意地望着他,脸上都笑开花了,他当然得意,这还是他第一次战胜郭宋。

郭宋却没有时间和他计较了,指了指右首边,和校尉陈礼描述得完一样,整齐地摆放无数大水缸,横竖各二十排,一共四百口大缸,里面装满了清水。

仓库大铁门紧闭,上了两把大锁,必须由两个人同时开启,管理很严格,但建筑本身却有漏洞,这是唐朝民居式建筑,从屋顶可以潜入,或许吐蕃军并不担心有人能进得了城。

两人同时跳下地,各从腰间拔出一根短钢刺,钢刺前端是棱形,极为锋利,只要力道迅猛,可以一下子把水缸直接刺穿一个洞,声音不会太大,大缸也不会碎裂。

水缸确实很大,高达四尺,缸口直径三尺,如果把水缸直接砸碎,声响太响,会被外面的守军听到,而用钢刺,只有很轻微的声音,将底部戳一个洞,水很快就流尽了。

两人同时动手,用钢刺在每一口水缸的底部狠狠戳穿一个洞,动作十分迅速,清水汩汩流出,顺着墙角的岩缝流了下去。

只用了小半个时辰,两人便在中间会师,郭宋戳了两百六十余口缸,比李春雷多了一百余口,李春雷指了指屋顶上的大洞,言外之意,两人打了个平手。

水还在流走,两人也没有急着离去,各自在草料堆上躺下休息,郭宋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你怎么没有去投奔你兄长?”

李春雷叹息一声,“当年我从清虚观离去,我们兄弟就翻脸了,他给我说过,我们兄弟各走各的路,他从此不再是我兄长。”

“这句话说了多久了?”

“二十五年了,可我觉得就像在昨天一样,当时我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可一转眼我已经四十岁了。”

“你不会就在玄武观里度过下半生吧!

“或许有一天我会把朱滔干掉,他欠我一条命,不过我会先回崆峒山,大师兄请我几次了。”

“大师兄找过你?”郭宋一下子坐起身。

李春雷点点头,“他的道观里缺一个武艺高强的师弟坐镇,让我去给他教习弟子,其实我是想守在师父身边,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他老人家,我叛他而去,他却告诉我,只要我肯回来,我永远是他弟子,年初接到大师兄的信时,我就知道,我该回去了。”

说完,李春雷的眼睛有点红了,到了不惑之年后,他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少年时的任性,才开始悔恨自己当年背叛了师父。

郭宋怕怕他的胳膊,“回去吧!大师兄一个人在崆峒山,确实有点势单力孤。”

他坐起身,看了看水缸,水已经流尽,郭宋笑道:“我们该走了!”

“这个草垛要不要点燃?”

郭宋摇摇头,“这些粮食和草料他们带不走,最后还是归我们。”

两人先后一纵身,跳上了屋顶,郭宋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张弓搭箭,一箭射向城墙上方的大灯笼,绳索断裂,巨大的灯笼从数丈高的半空落下,重重地砸在城头上,城头上的吐蕃士兵一阵大乱。

“好箭法!”

李春雷赞了一声,他抽出长剑,飞奔数步,一纵身跳上官衙屋顶,再次纵身一跃,流星锤精准地钩住峭壁上一块凸石,身体有了借力,就像天外飞仙一样向城墙上飘去,这份轻功令郭宋自愧不如。

郭宋疾速狂奔,最后一纵身也跳上城墙,虽然没有李春雷那样潇洒,但速度一点不慢,几乎和他同时上了城墙,四道寒光一闪,四名疾冲而来的吐蕃士兵被飞刀射中咽喉,重重倒下。

两人杀进人群,如猛虎如羊群,连杀数十人,两人又调头回奔,这时,后背数十支箭呼啸射来,两人早有防备,滚地闪过,前面的吐蕃士兵却躲闪不及,纷纷中箭惨叫。

吐蕃将领气得大喊:“不准射箭,包围他们!”

两人从北城墙杀到南城墙,又从南城墙杀回来,吐蕃士兵越来越多,杀不胜杀,足足给下面唐军争取了一刻钟时间,郭宋大喊一声,“走了!”

两人跳上城垛,纵身向城外跃去,他们二人都在崆峒山练习过跳崖,郭宋沿着狭窄的补给小道疾奔而下,李春雷却在半空利用流星锤钩住了一棵树枝,身体一荡,轻轻落在数丈外的大树上。

当郭宋有点狼狈地翻滚落地时,李春雷却轻松地从大树上跳下,笑眯眯道:“要不要我教你一招天外飞仙,你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师兄就留在我军中吧!以后就不用我出手了。”

李春雷呵呵一笑,“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管了,贫道告辞!”

他一纵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郭宋知道留不住他,他抽出一支鸣镝,张弓向天空射去。

‘咻——’箭在空中一声长鸣。

片刻,赵秀率领数十名亲兵奔了过来,郭宋翻身上马,问道:“其他人呢?”

“启禀使君,都按照预定计划过去了,康将军将乱石搬开一条通道,带领一千重甲步兵先行过去,苗将军也率领重弩手过去了,还有李冰将军的三千骑兵也过去了,罗大霄将军在北面。”

郭宋一催马向北面奔去,他的小腿鲜血淋漓,刚才跳下来之时,小腿被一块尖利的石头划破了。

(本章完)

最新网址:.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