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视频下载安装

淳添南去奋发图强这当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第二天玉凌照常去找容辰训练的时候,路上遇到的书院弟子都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让玉凌完莫名其妙,直到他碰上了一脸诡异笑容的方子衿。

“我哪里不对吗?”玉凌感觉所有人都不在正常轨道上。

“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方子衿拿出一枚玉简在玉凌面前晃了晃,玉凌只依稀瞧见这貌似是一份书院新闻周报,对于这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也没有网络的世界来说,这种严重违和的玉简报刊就是唯一的消息散播途径了。

玉凌不明所以地接过玉简,只看了两眼就陷入了深深的无语状态。

“这谁编的?”玉凌好半天才挤出一句。

“编?这不明摆着就是既定事实嘛?难不成你还想否认?”方子衿一脸促狭戏谑的笑容。

“……你不是从来都不关心这种事情吗?”

“哎哟还不是因为你,经过上次的广兰路事件,我回去之后认真反思痛定思痛,决定要认真做好大师兄表率,从现在开始,从细节做起,先了解书院大事小事,才好放眼局……”方大师兄义正言辞侃侃而谈。

玉凌只能叹一口气,将那份新闻玉简重新扔给方子衿,第一次有了种快没脸见人的感觉。

因为今日书院头条标题赫然写着:冲冠一怒为红颜——两天才少年为爱而战大打出手。

……谁能告诉他,这群中二少年的脑洞怎么可以开得这么大,这完是在扭曲事实好不好?他为了赚二十块中品神玉容易么?

而且他刚刚匆匆一眼扫过,发现玉简里面的内容百分之八十都跟这有关,正经一点的会由此衍生出七星殿和书院的交流赛强弱预测问题,不正经的就整个跟言情没差,从头到尾都是八卦,而且还加入了笔者们丰富的自我脑补和想象,丝毫不顾真实现状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唯美蕾丝透纱少女清甜可人唯美写真

虽然感觉这帮子人真心没救了,但问题在于人言可畏,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玉凌感觉自己快要混不下去了,明明压根没有的事情,怎么就被他们编的跟真的一样,甚至再被联系一下之前和束瑾叶有关的事情,谁都不会以为那是巧合,肯定是玉凌早有预谋想要追求小公主,只不过方式比较奇葩而已。

想到自己莫名被安上了“束小公主铁杆追求者”的标签,玉凌禁不住又叹了口气,直接跟方大师兄摆摆手,就准备走人。

“哎等一下,你之前说拐骗来……哦不,邀请来一位队友,是谁来着?”方子衿忽然想起正事,连忙拽住玉凌。

“昨年那一届的,紫尘若,你……应该知道吧?”玉凌很怀疑方子衿对书院弟子的了解程度。

“噢,就是和二师妹住一起的那个?哎哟喂,不得了,那么高冷一个师妹你都能拐骗过来,你这是要把书院漂亮妹子都打包走的节奏?”方子衿瞬间惊叹。

“……是她自己去冰域有些事情。”

“行了行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大家都是去冰域的,她干嘛偏要跟你走却不跟别人走?啧啧,以前真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大的本事,要不你顺带帮我把二师妹也收了吧,那样我就可以不用还钱了啊哈哈哈……诶你别走啊?”

……

接下来玉凌只有低调低调再低调,尽量不出门,出门也不要碰见熟人,这样的话书院认识他的人还不算多,至少不会被这群精力过度旺盛的八卦少年们围观。

时间就这样在煎熬中缓缓推移到了九月的最后一天,本来往年这个时候是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兰蒙秋狩的,但由于交流赛是在十月中旬,所以秋狩活动就被替代了。

虽然之前玉凌看似很轻松地就把七星殿亲传弟子虐成死狗,但长老们还是对此再三叮嘱,万万不可因此而轻敌,毕竟淳添南再怎样也是通玄巅峰的修为,配上他十五六岁的年纪,这样的天赋便足以碾压一大片书院弟子。更何况七星殿分为七个主殿,淳添南所在的连光殿也只是内部排名第四,前头还有三个更强的亲传弟子,就算化尊境被限制了不能参赛,但一个玄尊级别的亲传弟子施展着将近领域灵技的强大技能,也足以横扫华域同龄人了。

本来玉凌还有点奇怪,为什么七星殿七个亲传弟子只有一位是化尊强者,而书院这边都从方大师兄一直排到紫尘若了,后来看了资料他才明白,原来七星殿的亲传弟子是有年龄限制的,最迟过了二十就不再享有这个身份了,而可怕的事实是,这么多年来百分之八十的亲传弟子在二十岁之前都有了化尊境的实力,到时候直接荣升长老之位,就不再是弟子级别了。

这也是两者模式的差别,如果说七星殿这种宗门还处在传统的师徒传承模式,那书院就跟现代大学差不多,一边是修炼从娃娃抓起,一边则是挑选一些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的天才少年进行下一步的深造。而这两种模式一直争辩不休,书院的产生也算是华域的一个试验,所以这种不定期交流赛就是两大教育模式的最佳比拼方法。

可惜书院的资源一直比不得华域三大宗门,所以往年的交流赛也是输多赢少,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书院的蓬勃发展,这种劣势其实也在一点点扳平,至少不会像最开始那样惨败,而时间推移到现在,虽然七星殿依旧保持着绝对自信,但排名第三的悟玄门却已经打起了十二分警惕,真正把书院弟子当成了劲敌。

不过在书院弟子们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玉凌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书院,混在夜色中渐渐来到了沧澜城西区最繁荣的地段。

时隔半年多,他再次戴上了那个黑色面具,仰头。

这里就是灵运阁在沧澜城的店面了,几天前宫凝水和覃风就到了这里,玉凌并没有直接和他们碰面,只是让归云帮他捎带了一大堆东西过去,除了十几块中品神玉以外,更多的却是珍稀灵材、灵器、灵药什么的,反正玉凌用不上的又比较值钱的东西都被他拿了出来,打算让灵运阁开业第一天就能办一场浩大的拍卖会传播名气。

所以这些天沧澜城随处可见一种名叫“传单”的东西,好在这个世界的人只会对新鲜事物感到新奇,而不是像地球上的人们对传单推销什么的早已深恶痛绝。

另一边玉凌也托方子衿帮忙,在书院范围内扩散开来一条招聘消息,愿意去灵运阁长期坐镇的通玄高手每人每月二十块下品神玉,只是挂名和不定期坐镇的则是两块下品神玉,化尊高手酬劳面议。

到现在为止,宫凝水已经被书院弟子的热情吓了一跳,因为报名人数在几天工夫就蹭蹭上涨到了六十,这可相当于书院**分之一的通玄修者人数了,剩下的还有很多人对此也表示很感兴趣,只是看着貌似名额已经严重超出,所以才遗憾放弃的。

至于化尊层面,方子衿和归云都跑去挂了个名,至于报酬……归云半颗神玉都没要,只是心满意足地捧着几大桶灵露酒回去了,而方子衿就指望着玉凌能好好帮他集齐死亡清单上的所有欠款,别的报酬他暂且是顾不上了。

不过宫凝水还没纠结好到底要留下多少通玄高手,玉凌就又提出让她好好办一场开业典礼,对此美女阁主完是一脸懵逼,开业就开业呗,典礼是什么鬼?

所以,最后,这开业典礼还是玉凌一手操办的,不,是策划,真正的执行者当然是归云这位半免费劳动力了。

此时此刻,刚好距开业典礼正式开始还有最后的十分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