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app下载官网首页

“不愧是异宝,果然非常的神奇!”

邹横大致了解了手中这枚令牌的作用之后,对于异宝的能力,也是由衷的赞叹。

他手中的这件异宝,能力看似很简单,但实际上非常的强大,不管是用作攻击还是辅助,只要能够用的好,都会非常的厉害,尤其是落到某些擅长与之配合的术法的术士手中,那威力简直就没得说,对于某些术法也是极为克制的。

手中的这枚令牌,作为一件异宝,无疑是好东西,但邹横在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后,拿着这枚令牌,就感觉这东西有些烫手了。

他从一开始过来的时候,稍微有一些结交高人的心思,后来因为对方说话实在太难听,邹横就想要教训对方一顿,让对方说话的时候不要那么口无遮拦。

可没想到打了一场,最后对方逃走了,可却留下了一枚令牌,而且还撂下了狠话,说要找朝廷来做主。

对方这种做法,就跟打不赢叫家长一样,感觉有些玩不起,可是如果真如对方所说,对方是受到朝廷的委派,专门为了应对天灾,才来到这里动用异宝的,那这件事情还真的有些麻烦了。

第一,对方受朝廷委派,在应对天灾的过程中出了这样的事情,把大苍朝廷换成邹横自己,那都是一定要为对方讨个公道的,要不然今后谁还愿意真心为大苍朝廷做事。

第二,对方是来应对天灾的,他和对方打了一场,结果得到一枚对方的令牌,若是因为此事,影响了对方应对天灾,那么最后受苦的,只是一大群普通的百姓,邹横虽然不是爱心泛滥的那种人,可他也不愿意为这样的事情,让这些普通的百姓倒霉。

邹横拿着手中的令牌,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他感觉那个中年术士应该没有说谎,而这个时候,原本遮住太阳的云层,也在此时散去了,一轮烈日又露了出来,降下去的温度很快就有所回升。

“原本只是想教训一下对方的,可却没想到竟然从对方手里得到了一枚令牌,这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我的身份估计是瞒不住的,所以,如果不想弄出更大的误会的话,这枚令牌我就不能拿!”

邹横思考了一番之后,在心中如此想道。

美女户外春意盎然灿烂景色悠然自在

这算是他真正拿到手中,有机会据为己有的第一件异宝,可是这件异宝拿了,实在是有些太过烫手,而且会麻烦很大,邹横经过自己的考虑之后,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件异宝,在大苍惹上麻烦。

毕竟大苍不同于瑞国,这里的高手很多,如果自己真的惹得朝廷出手,那么恐怕一定会有蕴神境界以上的高手,亲自现身来对付自己。

邹横虽然对自己还挺有信心的,可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对抗大苍这样的国家,所以没有必要冒这个危险的,另外为了将一枚令牌,也完全不值得这么做。

这面令牌作为一件异宝,对于邹横帮助并不是特别的大,邹横如果想真正的将其威力发挥出来,那他就需要重新学习一些术法,改变自己的战斗风格,需要花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也没有这个必要性。

如此一来,这件异宝虽然强大,可对邹横来说只是锦上添花,并非是必须的,邹横也没有必要非得到这件烫手的异宝。

将事情想清楚之后,邹横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太阳,然后双腿开始伸长,向着刚才那个中年术士离开的方向追去。

既然不准备惹这个麻烦,那他就必须尽快将这件异宝送到中年术士或者朝廷的手中,不能让对方请来朝廷的高手找自己,然后自己再拿出去,那样的话对自己来说就有些被动了,而自己如果主动送上去,结果就不一样了,动手的性质就变成了一言不合,教训一下对方的而已,大苍朝廷根本没有出手的必要,而那个中年术士,他根本就不是邹横的对手。

有着一枚令牌在手中,邹横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中年术士的方向,一个寻根追灵法,就能够找到对方的踪迹,起码能够大致确定对方的方位。

而确定对方的方位之后,邹横稍微思索一下,就已经能够想到对方打算去什么地方了。

对方既然是应朝廷所托,来此解决天灾的,那么丢了一枚令牌之后,接下来当然是要找朝廷来帮忙,将他丢失的令牌找回来,而要去搬救兵,就要去比较重要的城池,对方说前往的方向,正好就是一座大城的方向。

明白了对方接下来要去哪里,邹横就直接向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以他如今的速度,即便对方是在天上飞的,邹横也未必见得会比对方慢多少。

就这样,邹横大概全速奔跑了两个时辰左右,终于来到了那座大城,而此时此刻,那位中年术士,也刚刚进入到这座大城不久,刚准备要去官府诉苦,然后请朝廷派高手帮自己取回异宝。

在城门口经过了检查之后,邹横进城便直奔官府的方向,这个大苍国之中,自己终究是一个异国他乡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尽可能地要将麻烦提前的扼杀掉。

“……周大人,那恶徒实在是太猖狂了,我已经和他说了,我是受到朝廷委派,所以才使用异宝,来解决天灾的,可对方完全不顾及朝廷,也不顾及这场天灾所带来的危害,硬是抢走了我的一枚令牌,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朝廷在委派之前,提前已经跟我们说好了,定会保证我们的安全,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周大人你怎么说!”

这座大城的官府之中,之前的那个中年术士,此刻正站在一位官员的面前,向着对方诉苦说道。

而那位官员听到了中年术士的话,脸色这个时候也很不好看,对着中年术士开口宽慰道:“法师莫急,这件事情本官会给你一个交代,朝廷所说的话,也一定会兑现的,那术士既然从你手中抢走了异宝,那就是藐视朝廷,而且无视百姓,本官绝不轻饶,请问法师,那恶徒有什么特征,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战斗,本官好先派人锁定他的踪迹,再将其拿下,助法师拿回异宝!”

听到官员的话,中年术士脸色也稍缓,随后想了想开口道:“那个术士看起来颇为年轻,修为在通玄境界中期,身材高大,施展术法之后,身躯可以化身巨人,力大无穷,而且皮糙肉厚,对了,此人还赤着双脚!”

那位官员听到中年术士说到这里,他感觉这些特征很熟悉,并且心中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名字。

“法师所说的这些手段,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搬山的邹横,传说此人前一段时间,的确是在附近的地界现身过,莫不是抢走法师异宝的人就是他?”官员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中年术士听完,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没听过邹横的名字,不过和我动手那人手段的确是如此,若是两人手段相似的话,其中说不定会有所联系。”

“那好,请法师放心,这件事情朝廷一定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的!”官员听到这句话,便点了点头再次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又有一个身穿官袍的人快步的走了进来,在走到那官员面前之后便小声开口道。

“启禀大人,外面有一位通玄境界的术士求见!”

“对方口表明了身份?”官员闻言问道。

“那位法师说他叫邹横!”那进来通报消息的官员也说道。

“邹横!”

听到这个名字,那个官员立刻看了一眼中年术士,表情变得有些讶异,随后便笑着开口道。

“我们刚刚在谈论此人,没想到此人就到了,法师不如和我一同去看看,有没有见过这个邹横!”

中年术士这时候脸上的神色也有些惊讶,不过听到官员的话后也点点头,随着他一起来到了外面。

一走到门口,中年术士就看到了邹横,随即便开口道:“好啊,你这抢夺我异宝的恶徒,竟然还敢追到这里,是准备上门来赶尽杀绝不成!”

站在门口的邹横看到走出来的中年术士和官员,在听到了对方的话之后,根本就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反而是对着那个官员一礼,随后就拿出了那枚令牌,看着对方说道。

“这下邹横,见过这位大人,之前和此人一言不合打过一场,知道其受朝廷委派,是来此解决天灾的,其战斗之时不敌,丢下了一枚异宝,在下特来交回!”

说完之后,邹横就把手中的这枚令牌递了过去。

那位官员看着递到面前的令牌,转头又看了一眼那个中年术士,发现对方此刻脸色非常的精彩,回头再看看邹横,官员对于整件事情就有了一个猜测,看着邹横的目光,也略微带了几分赞赏之色。

“法师面对异宝,能够毫不动心,实在是难得,既然法师交还,那这件异宝我就收回了!”

那位官员开口说道,说完,他就接过了邹横递来的异宝,然后转身又递给了那个中年术士。

自己的宝物失而复得,中年术士自然很高兴,接过来之后赶快检查了一下,发现的确是自己的异宝,这才放下心来,抬头看着邹横说道。

“你倒是聪明,知道不是你的东西,就不应该你拿,老老实实的多送了回来!”

邹横闻言,撇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开口道:“本来就不稀罕你的异宝,若非你出言不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