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像小小影视一样的app

接下来的两天,封卓都在处理S.T的重要事务,当然他也没忘记,再找顾白泽谈谈。

彼时顾白泽正在办公室准备设计作品送展的各项事宜,陈茵茵不在公司了,只剩林菲儿在他身边帮忙。

当然,他对她仍旧是仅限于工作上的接触。

“你怎么过来了?”

见到封卓,顾白泽停下手中的事务。

林菲儿倒也识趣,出了办公室。

但她就在门外,没有走远,随时准备给陈茵茵打电话,以防万一。

“上次没打你,越想越觉得亏,今天来补上。”

封卓挑眉,略带挑衅意味地看着他。

“也好,很久没练过手了。”

顾白泽笑得儒雅,可外表向来都是假象,若真是要打一场,封卓还真没必胜的把握。

“我来不是跟你练手的。”

房间里的甜美性感

封卓索性直奔主题,对他道:“茵茵想出席国际设计展,我会陪她一起去巴黎,所以这几个月,我把S.T交给你。”

闻言,顾白泽眉头微蹙,想也没想便否决他的提议。

“不行,我不接受。”

“我只信得过你。”

封卓坚持自己的想法,若说真要把公司交给谁,顾白泽是他最放心的人。

“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

顾白泽深吸一口气,说出一句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的话来。

“阿卓,在是你兄弟之前,我首先是顾白泽。答应你的事,我已经替你守了S.T十年,我想,应该足够了。”

封卓久久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才幽幽开口。

“白泽,你是真的决定了?”

这次顾白泽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点头。

“是,决定了。”

封卓沉下脸色,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好,答应我这一个要求,这几个月帮我守好S.T,设计展结束之后,我们谈离职。”

封卓从来没觉得这么无力过,他想不通,为什么多年的好兄弟会突然铁了心要离开S.T。

顾白泽笑得无奈。

“S.T再怎么说也姓封,你与其交给我,不如交给你的堂叔堂兄弟,我想他们比我更适合,也更尽心。”

封卓还是坚持。

“我说过,我只信得过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顾白泽到底还是答应下来。

“你如此执着于把公司交给我,就不怕我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架空你的权力,侵吞S.T?”

“你不会。”

他没有质疑顾白泽的能力,因为他知道,他不仅是个出色的设计师,在管理和商业策略上,也不输许多人。

只是他信任他,他很清楚,即便有这个能力,顾白泽也不会将这种能力用到算计他这件事上来。

“你就这么相信我?”

封卓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信任你,就像信任我自己一样。”

顾白泽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有你这句话,我会替你守好S.T,你放心去陪她吧。”

人这一生,如果能被某个人毫无条件地相信,也算是不枉了。

看着封卓离开的背影,顾白泽突然间想通了一些事情。

是时候放下了……他释然一笑。

……

陈茵茵很喜欢巴黎这座城市。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穿着打扮的人,八十岁的老太太也可以穿着时尚,画着烈焰红唇踩着高跟鞋出街,没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

时尚是属于每个人的,不分年龄、不论肤色,或是高矮胖瘦。

而这个,也是她选择成为一名设计师的初衷。

她希望有一天,时尚不再只是高端秀场的代名词,而可以真正成为融入人们生活中的东西。

“你怎么跟顾大哥说的?他居然同意被你‘压榨’。”

“就这么好奇?”

陈茵茵点头如捣蒜般。

“真的很好奇,顾大哥不是希望离开S.T吗?在这个关头还答应替你暂管,你们是不是达成什么秘密协议了?”

男人一脸无奈。

“你是不是谍战剧权谋剧看多了,什么秘密协议……脑袋瓜里成天都在想什么,嗯?”

他敲敲她的脑袋,忍俊不禁。

陈茵茵捂着脑门怒瞪他一眼,不满道:“不许再敲我头了,会变笨的!”

“都已经够笨了,也不会再笨到哪里去。”

“你……”

陈茵茵一时语塞,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封卓才冷不防来了句:“白泽想走,我答应他了,条件是这几个月,他帮我守好S.T。”

陈茵茵懵懂地点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你……你答应顾大哥离开?”

“强扭的瓜不甜。”

封卓云淡风轻地说:“就算我强行留住他,怕只能是让大家心里都不痛快。我想,他只是心里有个解不开的结,等他哪天能够解开,或许就愿意回来了。在这之前,我不想把关系闹僵。”

“真希望顾大哥能够早点解开心结。”

陈茵茵一脸惋惜,完没注意到封卓鹰隼般犀利的视线正盯着她。

“我还想以后能多和顾大哥探讨设计上的事呢。唉……他真的没有留下来的可能性吗?”

“嗯?听起来你很舍不得他。”

陈茵茵想也没想便答道:“当然啦,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设计理念如此契合的人,好不容易遇上,当然舍不得……他……走……”

越往后,她的声音越小,到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因为,某人的脸色愈发难看,而她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

“不是……误会,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

“嗯,设计理念十分契合。”

陈茵茵赶紧摇头否认:“不不不,我没这么说过,完不契合,真的!”

这种时候,求生欲胜过一切。

然而男人并不买账。

“嗯,你舍不得他。”

陈茵茵讪笑两声,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衣袖。

“别那么小气嘛……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陈茵茵好说歹说,都没能搞定封卓。

“你不信我就算了,自己兄弟的醋都吃,小心眼……”

“在你的事情上,我就是小心眼。”

男人霸道地挑起她的下巴,字字清晰地宣誓主权。

“你的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不能有别人,懂?”

“我对顾大哥那只是欣赏……”

陈茵茵小声辩解。

“欣赏也不行。”

Tagged in: